闻雷泣墓

简介
  《闻雷泣墓》,又称为《王裒泣墓》,讲述了魏晋时孝子王裒的孝行。王裒,魏晋时期营陵(今山东昌乐东南)人,博学多能。父亲王仪被司马昭杀害,他隐居以教书为业,终身不面向西坐,表示永不作晋臣。其母在世时怕雷,死后埋葬在山林中。每当风雨天气,听到雷声,他就跑到母亲坟前,跪拜安慰母亲说:“裒儿在这里,母亲不要害怕。”他教书时,每当读到《蓼莪》篇,就常常泪流满面,思念父母。文献记载:“王裒,字伟元,事亲至孝。母存日,性畏雷。既卒,葬于山林,每遇风雨闻雷,即奔墓所,拜泣告曰: 裒在此,母勿惧。 隐居教授,读《诗》至 哀哀父母,生我劬劳 ,遂三复流涕,后门人至废《蓼莪》之篇。慈母怕闻雷,冰魂宿夜台。阿香时一震,到墓绕千回。”

评说
  魏晋时代的王裒,字伟元,晋城阳营(今山东昌乐县的阳郡)人。他身长八尺四寸,容貌绝异,博学多能,德操高尚,言行必遵礼法,侍奉亲人至孝。
  他的母亲活着时,性极胆小,畏惧打雷。其母死后,葬于山林中,每次遇到风雨,听到雷声,王裒就即刻奔向母亲的墓地,跪拜哭泣,并诉说: 我王裒在此,母亲不要畏惧!其诗描写得很生动:慈母怕闻雷,冰魂宿夜台。阿香时一震,到墓绕千回。不过,读到这里我们也会马上想起,在《后汉书·蔡顺传》一则里也有记载:母平生畏雷,自亡后,每有雷震,顺辄圜冢泣,曰:顺在此。 这也见到古人在表述孝子之孝行时,有雷同的模式。
  王裒的祖父王修,是魏国的名士,官至大司农郎中令;其父是王仪,为司马昭的 司马,因讨伐东吴失败,直言得罪了司马昭而被杀害。王裒就携其母,将其父的灵柩运回家乡昌乐,隐居起来,自耕自食,并以教授为生。他终生不面向西而坐,表示绝不做晋朝之臣。司马炎建立晋朝后,知王裒贤德有才,不仅给其父王仪平反,并多次邀请王裒做官,但王裒坚辞不就。据说,他在其父墓侧筑屋而居,每日朝夕至墓前跪拜,且攀柏悲号,涕泪溅树枝。日久,树木也为之枯槁。王裒孝行操尚感动乡里,曾被推为 孝廉 。晋怀帝永嘉五年(311年),汉刘曜攻陷洛阳,大肆烧杀抢掠,齐地盗匪四起,亲戚朋友大批南迁,但王裒恋祖茔不肯离去,遂为盗贼所害。
  有关材料说,孝子王裒是历代儒学和官方教化民众与学子、倡导孝文化的榜样。明成化二年即公元1466年,昌乐知县范威倡导儒学,于王裒故里增筑王裒墓,并刻碑 魏孝子王裒之墓 记之,以表其德。此后孝风倡行乡里,历代多有修葺增筑及刻碑表彰。
  据《昌乐县续志·古迹志》载:魏孝子王裒墓,在县治东南五十五里之马宋集以东八里,即今天的昌乐县营丘镇王裒院村。该村原名桃花村,因临近王裒墓院,王裒墓每年农历三月三和九月十七日两次香火会,蔚为壮观,香火旺盛,闻名百里。日久,桃花村名渐隐,王裒院之名益显,遂改名为王裒院。王裒院村位于昌乐县城东南30公里,省道胶王路北,西距镇住地马宋5公里。王裒墓在村西,巍然兀立,墓前至今立着明成化二年 魏孝子王裒之墓 碑,碑高2.2米,宽1.1米。墓院两侧另有碑记6方,周围有柏树、国槐、白杨树等,院貌朴素、宽阔、宁穆,望之令人肃然起敬。
  据该村老人讲,王裒墓有仙方活人的灵气,谁家的人得了重病,前去求拜,辄赐神药,食之即愈,十分灵验。还有雹子不打孝廉地的说法,传说王裒的孝心感动了玉皇大帝,特赐 免雹照牌 一面,所以王裒院附近很少发生雹灾。相传王裒墓原有一个大院子,四面是砖砌围墙,南北近百米,东西宽60米,占地近10亩。墓前建有凉亭三楹,八根八棱石柱挺拔矗立,雕梁画栋,斗拱飞檐,十分壮观。当时墓高20多米,院内有六十多棵两抱粗的大松树。1947年,潍县解放前夕,墓院内的大松树被国民党陈金城的部队全部伐去修了碉堡。上世纪60年代 文革 期间,又遭严重破坏,院墙、碑碣基本毁尽。今天的王裒墓院状况,是改革开放之后由乡民捐资重修,并搜集了部分古碑,重刻了多方碑记,在周围种植了一些树木。
  王裒墓院近代几经浩劫,现状已非昔比,其状态与规模与原貌相差天壤,几近荒芜。镇政府和周边村民虽已陆续投资20多万元,搜集了部分古碑,重刻了多方碑记,出版了有关书籍,被列入了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但这还远远不够,要想恢复原来的规模形制还需要多方关注,加大投资,才能真正把这一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好,并传承下去。

留下评论